全球視野

疫情加速高科技供應鏈重新布局,但中國地位難以被替代

*本文來源于界面新聞(www.jiemian.com),轉載已獲得授權。


作者信息:
朱永磊是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大中華區戰略業務主席
李舒是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大中華區TMT業務聯席主席


由于勞動力成本攀升,在新冠疫情爆發前,許多高科技企業已經著手降低對中國的供應鏈依賴程度,但是,過去30年中所建立起來的多級供應商系統和周邊生態體系,這不是在短期之內可以被復制的。

開年至今,新冠疫情對全球高科技行業的供應鏈造成了劇烈沖擊:例如今年2月,全球筆記本電腦和智能手機的整體產量較上年分別下跌了30%和50%(注:2月主要是中國的產能受疫情影響,詳見圖一),直到3月末才緩慢恢復,這凸顯了供應鏈高度集中帶來的風險。

圖一 高科技產能受到疫情劇烈影響,但逐步恢復

過去十年間,全球高科技行業供應鏈沖擊事件日益頻繁:無論是2011年日本發生的地震和海嘯,還是自2016年西非爆發后持續蔓延的埃博拉病毒,以及英國脫歐,一系列自然災害和政治風波均不同程度地考驗著高科技行業的供應鏈韌性。

特別地,自2018年,全球地緣政治風險頻發,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貿易戰愈演愈烈(圖二)。而2020年的新冠病毒疫情以及美國大選的臨近,又在某種程度上加深了雙方的緊張關系和不信任感。

圖二 高科技行業面臨的中美貿易事件數量和烈度不斷走高

伴隨中美沖突進一步發酵,不同產品類型可能會面臨不同的地緣政治風險級別,這可能是當前高科技行業供應鏈面臨的最大挑戰。我們認為未來可能會劃分為三個層級 –——從完全開放的貿易品類,比如低風險的消費級軟件、通用化硬件(如機箱、電源);到部分受限的品類如企業級硬件和軟件;到嚴格受限的產品品類,其中包括高尖端的半導體元器件、電信網絡的核心設施、先進生物科技等(圖三)。

圖三 在地緣政治影響下,不同產品類別面臨不同的風險等級

回顧過去十年,跨國高科技企業越來越深刻地感受到其供應鏈面臨的兩大風險:

1.地域集中度風險

如今,高科技行業的硬件供應鏈主要集中于中國大陸、中國臺灣、韓國、日本、美國五個國家和地區。如此高的集中度使得多個高科技產業直接暴露在地區的自然災害及全球地緣政治的風險下。

不僅如此,高科技行業供應鏈的供應商格局高度集中,多數細分部門的前三大企業占據50%以上份額(圖四)。在中央處理器(CPU)領域,英特爾和AMD兩家把持了97%的份額;DRAM領域,三星、SK海力士、美光三家的份額超過9成;有線通信芯片領域, 博通、英特爾、海思三家的份額也接近7成。

圖四 半導體上下游各產業之地域集中度示意

2.對供應鏈的可視度風險

基于高科技行業供應鏈的復雜性,企業常常對特定地區或者供應商有著極深的依賴性。然而,大多數高科技企業對于他們的供應商網絡所面臨的風險認知有限。如我們訪談的一位關鍵OEM的供應鏈總監表示:“多數OEM廠商對其供應鏈的可見度只能到達他們的第一級供應商或者至多是第二級最關鍵的那些物料供應商,而對更前端的供應鏈狀況一無所知。在新冠疫情這樣的災難下,企業不知道其他供應環節暴露在怎樣的風險下,就會產生嚴重的供應問題。”

在這個環節,表現相對比較突出的是全球領先的汽車廠商如豐田、通用汽車等。在2011年的日本地震和海嘯后,上述汽車廠商已經開始建立對其多級供應鏈的端到端可視體系。這一舉措大大增加了其供應鏈的韌性。

對中國的警示

在過去的30年中,高科技企業對于中國制造的依賴度不斷加深,中國在多個產業領域已經是世界最重要的高科技制造基地。哈佛商學院的史兆威教授(Willy Shih)表示,“擁有龐大的國內市場開展實驗并進行銷售是中國廠商的一項巨大優勢。”

然而,在高科技領域中國擁有的制造業優勢正在逐步減少。除了前述的自然災害及地緣政治(貿易戰)所帶來的供應鏈過于集中的風險之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勞動力成本持續走高(圖五),每年增幅達到驚人的14%!

圖五 中國勞動力成本持續走高


基于前述背景,實際上,在新冠疫情爆發前,許多高科技企業已經著手降低對中國的供應鏈依賴程度(圖六)。去年(2019年)初貝恩公司對全球超過200家跨國公司調研發現,已經有超過兩成的廠家表示將重新思考其供應鏈布局,如采用不同地區的合同制造商、主動將投資從中國轉向其它地區、在全球重新布局自有生產/制造網絡、調整生產流程從而增加中國外區域價值等舉措。上述一系列措施導致當年美國從中國進口的科技或電子產品的金額同比下降19%,是自2016年以來首次下跌。

圖六 高科技企業試圖降低供應鏈的對華依賴度


而當前的新冠疫情,更準確地說是起到了“催化劑”作用,進一步刺激了高科技企業加速重新布局其在全球范圍內的供應鏈的思考(圖七)。

圖七 新冠疫情刺激高科技企業加速思考供應鏈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其他市場的勞動力成本可能更低,但是企業想要完全復刻中國高科技行業的制造體系難度亦是極大。從下表(圖八)中可以看出,中國在多個維度仍然占據優勢,特別是其過去30年中所建立起來的多級供應商系統和周邊生態體系,這不是在短期之內可以被復制的。

圖八 高科技行業制造生態系統中的主要構件及各地區優勢比較


高科技企業的應對之道


*以下內容未刊載于界面新聞


面對諸如新冠疫情等自然災害,以及日益嚴重的地緣政治風險,提高供應鏈的韌性變得日益重要。但是在提升供應鏈韌性的同時,又往往伴隨著供應鏈成本一并增加。因此,高科技企業需要準確拿捏風險管理和供應鏈韌性之間的平衡。各個企業之間面臨的具體問題可能差別非常之大,因此并沒有一個適配于各類企業的完全之策。我們認為,企業可以通過回答下列較為簡單的“供應鏈韌性診斷”關鍵問題,來思考自身的處境,并著手計劃未來:


> 本公司所處的產品領域處于怎樣的風險等級?我們能否預測危機之下的風險敞口(元部件、物料、勞動力可得性,物流制約因素,需求波動等)?

> 我們的供應鏈在勞動力、產線和物流設置的靈活度如何?能否比較靈活地增產、減產或重新分配產能?

> 我們是否建立了清晰的客戶/產品優先排序框架?是否對于成品庫存及終端銷售數據有著清晰的把控?

> 我們能否對供應鏈溯源,特別是對于關鍵元部件或物料的掌握全球市場的多級前級供應商?

> 關鍵物料是否做到了雙供應商認證(例如:至少有一家國際供應商和一家國內供應商)?

對于自身供應鏈的風險以及韌性有了較清晰的認知以后,企業就可以開始著手規劃未來供應鏈的理想狀態(下圖的框架是貝恩幫助企業思考未來數年供應鏈韌性配置的輔助工具)。同時,企業還應當認真思考如何來增強或者獲取未來的供應鏈布局所需的關鍵能力。

企業供應鏈的風險和韌性評價,以及未來供應鏈韌性規劃
2019时时都改时间开奖了吗 赢钱的棋牌游戏app下载真钱 股票开户最低多少钱 微乐真人麻将下载 哈灵扬州麻将下载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下载 新浪彩票25选7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rain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结果 黑龙江p62奖金多少 山东快乐扑克走势图一定牛 星悦内蒙麻将官网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股票涨跌的 时时彩360开奖号码走势图 广东好彩一预测分析